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栏目导航
热门新闻

最终战即将打响他们将登上狂欢节舞台!

发布日期:2022-06-23 13:31   来源:未知   阅读:

  沪宁铁路修建于1905年,是一条从上海到南京的铁路。1939年5月1日,日本所谓的“华中铁道股份有限公司”侵占沪宁线,并将其改称为“海南线”。为了阻止日寇的侵略行径,活跃在沪宁线一带的抗日军民频繁出击,狠狠打击了日寇的嚣张气焰。新丰站位于沪宁铁路的镇江、丹阳之间,正北六七里处为大运河边的重镇新丰镇。新丰站虽小,但它是大运河与沪宁铁路的交叉点,为重要的交通枢纽。日寇甚为重视新丰站,派第15师团淞野联队广江中队的一个小队40余人在这里防守。车站隔壁一所小学的楼房被日军占为兵营,楼房上下都住满了鬼子。1938年6月下旬,驻扎在丹阳延陵镇的新四军第一支队根据新丰镇地下党和铁路职工提供的情报,决定攻打新丰站,消灭这股敌人。营长段焕竞命令一连连长彭寿生带领4名侦察员,化装潜入新丰站侦察。他们发现,鬼子驻扎的学校四周只有一道土墙,没有防御设施。气焰嚣张的鬼子,大白天也敢下乡抢劫,晚上开着门窗睡觉,连哨兵都不设。6月30日下午,营长段焕竞带领部队从延陵镇出发,急行军到新丰站东南9公里的东冈。7月1日晚11时,一连长彭寿生带领战士们来到新丰站,果然没有哨兵。战士们翻过土墙,逼近小楼,悄无声息地包围了鬼子。楼下的鬼子已经熄灯,睡得像死猪一般,而楼上门窗洞开,灯火通明,不断传来打牌作乐的声音。趁着敌人毫无防备,部队发起突然攻击。彭寿生一甩手投进一颗手榴弹,敌人一下子被惊醒,拿着枪就往外冲。战士们把住门,手持大刀,见一个砍一个。先冲出来的两个鬼子当即被砍倒,其余的鬼子吓得退进楼内。连指导员曾梅生趁势冲了进去,不想腿上挨了鬼子一刀。彭寿生大吼一声“冲”,带领战士们冲进楼内展开白刃格斗,将楼下十几个鬼子全部消灭。楼上的鬼子拼命用火力封锁上楼的楼梯,战斗一时僵持不下。彭寿生发现楼梯口放着两桶煤油。他急中生智,命令一排用火力封锁敌人的窗口,二排找来麦秸草,浇上煤油点燃。有的鬼子受不住了,就从窗口往下跳,立即成了活靶子。有十几个日寇从倒塌的楼梯口窜出逃生,战士们立即冲上去与其展开肉搏。经过两个小时的血战,战士们将日寇全部歼灭,并在铁路职工的帮助下烧毁车站,破坏了一段铁路。此战创下了新四军战斗的多个第一次:第一次夜间战斗,第一次攻击据点,第一次攻击铁路交通枢纽,也造成沪宁铁路全线瘫痪一天。浒墅关镇东距苏州10余公里,西靠无锡,是沪宁铁路和京杭大运河上的一个重要关隘和战略要地,铁路运输和运河运输都非常繁忙。紧靠沪宁铁路南边的浒墅关站是日寇把守的重要据点。1939年6月,刚开进苏南地区的新四军“江抗”(江南抗日义勇军)第二路一团决心打掉这个据点,团长叶飞、参谋长乔信明在向铁路抗日组织充分了解情况、摸清敌情的情况下,决定采取长距离夜袭的方式,由营长王萱春带领一营完成这个任务。去浒墅关,东桥镇是必经之路。为使日伪无法得悉情报,6月24日晚,侦察排率先行动,解除了东桥镇伪警的武装,剪断了电话线,并把夜袭总指挥部设在了东桥镇。自幼生长在浒墅关的爱国青年邹根木,早已在东桥镇和浒墅关交界处等候,为夜袭部队带路。凭着对当地地形的熟悉,他很快带领一营摸黑前进到浒墅关站附近的牌楼村。一营长王萱春按部署将部队分成三路:一连负责炸毁火车站东段的黄花泾铁路桥,以阻止苏州的增敌;三连负责炸毁火车站西段的白潭尖铁路桥,以阻止无锡的援军;二连及配属的团部侦察排担任主攻突击队,由二连连长吴立夏任突击队长,必须在1个小时内攻下浒墅关日军据点。37118开奖黄大仙论坛资料香港,午夜1时,一连和三连进入阵地后,二连摸上了沪宁铁路。吴立夏把两颗手榴弹从窗口扔进敌人据点,正巧击中汽油桶和弹药箱,随着“轰轰”的爆炸声,夜袭浒墅关战役打响了。三连按预定计划炸毁了白潭尖铁路桥,使无锡方向的敌人援兵无法过河。一连由于受到镇边一条大河的阻挡,未能按计划完全炸毁黄花泾铁路桥,从苏州方向前来增援的日军装甲部队很快就赶到了。主攻突击队二连在一连、三连的掩护下迅速撤离,完成了战斗任务。夜袭浒墅关战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到一个小时便结束了,歼灭日军一个排,其中铁路抗日组织提供的准确情报发挥了重要作用。由于浒墅关火车站被焚毁,路轨被破坏,沪宁铁路被迫停运3天。夜袭浒墅关战斗胜利的消息不胫而走,上海《大美晚报》《译报》《新闻报》等竞相刊载,美国女记者史沫特莱还将这次战斗写成战地通讯,刊于《密勒氏评论报》上。

  “夜袭浒墅关”纪念碑南京东郊的“铁道游击队”抗战时期,在南京东郊沪宁铁路龙潭、栖霞一带,活跃着一支抗日铁道游击队。1939年10月2日,一列由南京开出的货车行至沪宁线龙潭站附近的一座桥梁时,因钢轨被游击队炸毁,机车、煤水车和一列装有小麦的货车脱轨。事故导致沪宁间的客车和日方军需车被阻滞,交通中断。正是因为这次钢轨被炸,才有了新四军在龙潭、仓头之间漂亮的伏击战龙潭伏击战。那是1939年10月4日,江南新四军第四团一部在沪宁铁路龙潭至仓头之间,伏击了日军警戒部队。适时南京开来一列日军军用列车,被游击队埋设的地雷炸毁,日军约50人被炸死在火车车厢内。驻仓头日军护路队闻讯赶来增援,新四军利用有利地形,一面抗击,一面撤退,共毙伤日军70余人,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此后,游击队不断破坏铁路线日夜,游击队袭击了龙潭站的日军军营,向日军寝室投掷手榴弹,炸死炸伤日军多名,生擒14名,并焚毁日军军火库一座。20日,游击队又攻入龙潭东面的下蜀站,打死打伤日军多名,缴获轻重机枪多挺。此时,龙潭站的日军闻讯后,向下蜀站增援,半路上又遭遇游击队的埋伏,死伤多人。

  1941年7月8日上午8时,由上海开往南京的第一次特快列车,驶抵南京栖霞附近时突然脱轨,原因是该段路轨被游击队拆毁三四丈之多。仅仅隔了两天,10日上午8时许,一列由南京开往上海的“飞龙车”抵达龙潭时,又被游击队预先埋设的地雷炸毁,有两节车厢倾覆到铁路旁的农田中。经过紧急抢修,15时30分才恢复通车。无独有偶,也是10日这一天,“飞龙车”在龙潭被炸一个半小时后,由南京开往上海的“天马特快车”也在栖霞与龙潭之间被炸。这一天,沪宁线龙潭与高资之间的钢轨也被游击队拆毁了两处。10月27日早晨,由南京开往上海的第一班货车驶至龙潭至下蜀之间时碰到地雷,敌方被炸毁机车、货车多辆,损失惨重。由于沪宁铁路屡遭游击队破坏,日本侵略者惊恐万分,随即强迫当地村民沿铁路修筑炮楼和碉堡,以图防范。有了这些炮楼和碉堡后,虽然毁路斗争的难度加大,但沪宁线上的抗日活动并没有因此而停止,而是以更加隐秘的方式,继续与侵华日军进行着顽强的斗争,直至抗战全面胜利。